《东方大侠张策》东方大侠张策轶事
来源: | 作者:靓涌轩 | 发布时间: 2021-05-03 | 1000 次浏览 | 分享到:

东方大侠张策轶事

周锐师王柏山

一、千斤坠惊众

民国初年,香河县成立了师范讲习所,招收的多是年轻的私蔡先生。所里设的是新式学科:算术,美术、音乐、体育...这是为了把私垫改成洋学堂培养师资的。这所新式讲习所设的课程中还有国粹一一武术, 并请来马神庙的武术名家一东 方大侠张策来教武术。

学生们对张策早有耳闻,张策教他们通臂太极,大伙觉得没兴趣很费劲,还认为这对打斗没用处。张策看透了学生的心事,说道:“练武是为 了健身防身,除暴安良,成边保国。要是为了打架,你们干脆别学了。练武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有成效的,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有些学生憋劲要看张策的本领,张策也觉察到了学生这种心理,他想,不让学生见点真功,学武就不会认真。于是他说:“你们想让我露一手?好!你们看街上什么时候有载重车过来,就告诉我一声。可你们得给我准备一双新鞋。”学生们高兴地答应了。

这天,几个学生跑来报告,有拉粮重车正往讲习所门前赶来。张策甩掉长他,紧腰带,说了一声“走”,后边果出不少学生。

子拉着沉重的粮食,正好来到门前。张策走到车后,两于板生年尼椒木,即一此,得坐,暗睛叫劲,四头骤子立刻停了了”,赶能人儿为见强刚虎发,连道大声欧明几向,又“啪”“啪” 见了几个响鞭,可四头骡子干创蹄,就是动不了窝。车把式奇怪地低头看看,没见着响,又回头一看,见一青年了。骡子量走不动。可也全细着劲哪,不然,车该退着走了。此时,张家松了手,四头骤子全隐些打个痛失。

车走了,大伙看吧,张黄两阳陪进地下十多深, 脚下的一双鞋,底子全酥碎成粉末了。

二、轻功气功逗徒玩

张策的徒弟很多,香河城内关帝庙佳持的智化就是其中一个。智化文武双全,吟诗、读书、写字、诵经、练武,寒暑不辍,在香河很有名气。张策喜欢这徒弟,经常在庙里落脚。每次来这里,就有不少徒弟前来问候,拜见、讨教。

有一次, 张策见徒弟的武功都有 长劲,特别高兴,就象逗孩子玩似的说:“咱们到大殿里去, 不许点灯,你们把殿门关好,都来捉我。捉住我,我做东请你们,提不到我,你们掏钱。”众徒弟欣喜异常,智化和大家把般内碍事的都搬出来。等天黑掌上灯,师徒数人来到殿里,关好门窗后,张策说:“吹灯, 开始捉我吧!”

不是甲捉到乙,就是乙提到了丙,弄得个个大汗淋滴,气喘噓嘘,就是摸不着老师。干折腾一气,智化只好喊声“停止”,点上几支蜡,大伙四下寻找。原来张策身体象个“大”字,平贴在西山墙上,离地有五六尺高。这一招叫“仙人贴画”,也叫墙上挂画。可见轻功、气功均是上乘。

还有一次,张策问。“智化, 你的腿功如何了?”智化说:“茶碗粗的树,能一脚踢折,一脚能把砖墙蹋出一个洞。”张策骑马蹲档势站好,对智化一拍手又拍肚子, “来!照我这几来一脚,我检验检验你。”

智化遵师命退六七步,使了六成力气,飞出一脚,踏在张策小肚上,智化觉得就象蹦在鼓皮上一样,被弹出六、七步远掉在地上。张策不满意地说:“说大话代替不了练功夫!”智化说,“您!年纪大了,我怕出意外。”张策说:“练武人,在这点上不能含糊。这不是以武会友,点到而已。我要检验你。再来一次!”

智化后退数步,运足了气,疾如闪电地猛进脚,蹦在老师小肚子上。“嘴” 地一声,智化被反弹得比上次远了好几步,转得也重,脚和小腿感到疼痛。只听老师高兴地喊了一声“长进了!”抬头再看老师,若无其事地举着拇指点头说:“行!行!”

三、土匪慑服、改邪归正

关内役用的牛、马、驴、骡和肉用的牛、羊都是由口外买进来的。张北县是牲畜集散地。牲口贩子买到后,赶着大群牲口往回边走边放牧,路远走得又慢,没有个月期程的,回不来。路上店里有强人眼线,把贩子情况摸清,在贩子回来的路上埋伏下来,伺机劫道。香河有一拨贩子请张策陪同去口外走一 一趟,张策知道风险不小,但爽快地应了。

张策和贩子在张北县城内一个旅店住下,被安排在一个大屋子里。这屋里已有一位客人。此人三十岁上下,腰扎板带,满脸络腮胡子。张策一看,知此人绝非善类,就有了提防。心想,给他点颜色看,看他知趣不知趣。于是,对同来的人说:“你们在炕上睡吧,我怕臭虫咬,在地下搭铺睡了。”

使啥挤铀?张策从外边找来-根细木棍,到屋里后,一掌把根切成两节,又用手掌把两节根拍入地下,两根相距五尺左右,嘴在地上的都是尺多高。然后,脚抵住”根,头枕另一根,身子笔直地悬空合眼睡了。

那个络照胡子看在眼里,心里明白,但他不服,暗说,“圣人面前卖论语1”于是,也溜下坑,到外边找来一组木根,变跳上炕说:“我也怕臭虫咬 !”说着就啪地掌把木棍拍入墙里,只路二、三寸长,再由腰里掏出一根绳拴成套,套在木概上,说:“我挂着睡。”说完往上轻轻跳,脑袋钻进套里,套勒着脖颈,两脚悬空,象上吊一样,睡了。

夜没合眼。时间不长,墙上、地下同时打起呼咱,贩子们又奇又怕地一天亮了, 张策身子一抖,一个后空翻立在地上,自言自语又象是对墙上人说:“我睡 得好香,没挨臭虫咬。”墙上挂着的人,脑袋一用力,“咯嘣” 一声,绳套断了,两脚没沾炕,只轻轻一磕墙,“唰” 地一下落到地上,对张策说:“朋友, 咱得好好交一交。我做东,请你们几位1”

在这种节骨眼上,可不是一般的请客,根本不能推辞。张策微微一笑说:初次见面,叫你破费,不好意思。在下遵命就是了。”

不一会儿,墙上人由外边端进象整砖大小的一块熟肉,还有几大碗酒,放在桌上,众人围好。墙上人和张策对面相坐。墙上人由绑腿上抽出匕手,在整块肉上划了个“十”字,肉分四块,用刀尖扎上一块又一抖,刀把肉穿透,露着刀尖,平着伸向张策眼前说:“我叫坐地虎, 辽宁、河北一带我跑遍了,就好交朋友,请赏脸,先吃了这块肉。”说话间就随着探身, 穿肉的刀直奔张策的嘴来了。张策没躲没闪,迎着穿肉的刀-探头,张嘴咬住刀尖,下巴一用力,“咯嘣”二声,刀尖被咬折,同时也咬下一点肉,他嚼嚼嘴里肉,“噗”地一口,由嘴里喷出刀尖,“哧”地一声,刀尖刺进坐地虎面前桌边上,说:“肉倒是挺香,就是这骨头没剔净。”坐地虎不识趣,继续把肉往前送。张策用筷子夹任对方胞子说:朋友,多谢了你又破费又让来,实在不放光低里地虎顿时感到半身麻术,又酸痛难忍,“啊”了一肉,汗珠就流下来了。张策把筷子往外一带又一松筷,坐地虎这次便真的坚体在地上了。张娘说:“怎么?朋友,没喝酒欢醉倒了。”坐地虎服输了。“请间朋友贵姓大名?我有眼不识泰山,请高拾贵手。得罪了I得罪了1”

张策没有害人之心,不想将他致死致残,赶紧把他扶起,义在他肩上一一拍一捏,坐地虎立觉消失了疼痛。张策说:“凭你这武功,干点啥不比在黑道上好,害已害人,得些不义之财,情理难讲,国法难容1到头来弄个身首异处,被人睡骂。”随之又报了姓名。

坐地虎深受感动,,又闻听是东方大侠。趴在地上连碴三响头,要拜大侠为师。张策说:你的武功不错,走正道完全够用。”坐地虎立刻表示:把手下二十多匪众遣散,洗手不干了。后来张策接到坐地虎几封感谢信,真的弃暗投明,变劫道为护送客商,生活满好的。再后来又投在西北军中、担任武术教官。

四、韩占鳌惹祸事,张策被迫比武。

张策给少帅张学良当过武术教师,虽不常住帅府,但也有时呆上几天。张策的大徒弟韩占鏊,在众多徒弟中可算是个拨粹人物,但年轻、有些做气。张策对他不放心,常常对症下药地谆告诚他。

有一次,韩占鳌去少帅府探望张策,正巧张策随少帅外出。韩占整化在店里等师父。不巧,也巧1张策回来,古蒙没去占紫去了,师父又出去了,这样韩占签的钱花完了。他就到东单找个地方打个场子,想卖艺挣点钱。

设书人想补摊,练武人打场类艺,身份的。因为孔圣人说过,“君子固穷,当时被人认为是丢,人格失小人穷思遭奥。”而走江湖卖艺的,那是另一回事。韩占整本本是正宗武林人士,不看花拳秀腿,不会说江湖术语。人家是“天桥把式一一光说不练” ,他却是光练不说。练了好几阵,总是没人叫好,没人给钱。他这“气就不打一处来,于是站稳脚、手指腰,尚着粗气甩开了臭话:“可惜!北平这么大地方,人这么多,诚酒就连一个武术的也没有! ?”他话没说完,二十多岁,穿装阔气,外围政有人伸手分开众人挤可物重,些以回头对随从人员一招手,中,放在施上一地银元这侧少往地上“桥对韩占,场“实艺的,你有本事打着我一拳,这一百块大大洋归你。打不着我,对不起,北平城里不许你理场,也不许你住。”

韩占綦正在气头上,这会儿那能容人小瞧他。三招两见,一紫击着了对方肩头,这人裁倒在地,口吐鲜血,脸色然白。玻随从扶起之后,有气无力地问:“朋友尊姓大名 ?在谁门下学艺2”韩占鳌-拍胸脯:“香河县铁佛堂村韩占登, 我老师是香河县马神庙村张策,现在少师府当拳师。”那个人说了声后会有期,被搀走了。韩占整知道要出事,立刻回了香河。

少帅府里,张策正与一些士兵谈文论武,门卫送来-张贴子,是江南拳师要会张策,贴上叫张策指出合适的时间和地点,要切磋技术。张策莫名其妙地把客人迎进来。这人四十多岁、湖南省人、姓马,在江南一带很有名气,现在某前清王爷府上当武术教师。他对张策讲了韩占鳌恶语伤众,又重掌伤其徒弟,并道出图下大名,实乃欺人太甚。

张策作揖点头,笑脸赔礼,并表示愿担负医疗开支,请马拳师息怒,本人对徒弟失教失察”马拳师不依,执意要领教一番此时来学良正好回米。而听此事,说道,“既然马师傅有意, 张老师,您暗看走两趣,我们也开开眼。”张策无奈,与众人随少帅来到一个小操场。张第一向是遵守F以武会友,点到而矣,莫出手伤人的武德今天他代徒受过,代徒赔礼,又是少帅有意观看,只好主动上上前,谦逊地说:马大侠,教不严、师之惰。请点到而已,手下窗,情。”马大侠错领会了,认为张策是责怪他教徒不严、出面易场子,因此不客气地说了声“请”,就开始进招了。

张策是先让,后防,再躲闪,并未进招。可马大侠呢,举手奔要害、抬腿奔致命。虽然总没打着,也使张策让无可让,忍无可忍了。他看透了马大侠的心,也看出了马大侠的功夫,抓了个破绽就咳地声击出一掌,声到掌风到,其实这掌离马大侠还有三四尺远,但马大扶顿觉胸口一热, 混身不自在两腿一酸就坐在地下了,张口要吐。张策疾步蹿过去,扶住马大侠,用双手在马大侠前胸后背发气功,给他活血、止血、顺气,抵消了这掌风造成的冲击。江好一会儿,马侠才恢复原状站起身说:“张大侠武功和武德一样高,在下服了。敞人教徒不严,惭愧、惭愧!阁下将是我后半生练功和作人的楷模。”

五、单手击石震群氓

张策大侠应友人邀请,骑着毛驴到了蓟县城里。朋友介绍说,面上有一帮子人,明抢暗夺,聚众斗殴,欺压商民百姓。为给为赛不仁的烧钢掌柜的买高粮造酒,他们什么手段都使。是一限方也无可夺何的滋事祸根。更让人奇怪的是,他们常扬言是东有大奖的徒弟,放此请你前来察看。张策听了,笑道。“明天你随我去见识见识。”

美第二天,是蓟县城里大集。张策和友人进了一个茶馆,边喝边聊地等着看“徒弟”。喝了两壶茶,离开茶馆,信步阚时向粮食市,离市场还老远,就听里边有打架响动,象是边打边骂。两人急步来到近处,见有三、四个人正在打一个人,被打的人外青脸肿,口角流血,量无还手之力,可嘴不困着,老暖一句话,“不卖:不卖!贱了就是不卖I打死我也不卖!”张策实在看不过,就分开人群挤进去劝说:“各位别打了。人都被打成这样了,请高抬费手吧1这几个打人的停下手,看这劝架的变老头,都嘴角一撤地噴着他管闲事,一个胸脯纹刺着老虎的人说,“你睁开眼看看,集上这么些人,谁敢拦谷爷我高兴?你狗拿耗子!张策陪笑说:“得饶人处且饶人, 几个人打一个,实在不好看!”其中一个打人的阴险地一笑说:“饶了, 饶了。你帮他装好车,滚蛋吧!”只见张策挽好袖子,每只手抓起一石高粮,象拿两个鸟笼子似的悠悠自得地往车上装,十几石高粮眨眼装完。挨打的给张策作了几个大揖、道了几声谢,又瞪了打人的几眼,不忿地赶车走了。赶车人一走,那几个就围上了张策:“你敢挡横 !你替他求情,你也得替他挨揍!”围着看的人被张策装车的本事惊得张嘴,愣眼、吐舌头。现在看这几个人还要打老头,不少人都嘀咕上了:“这几个小子 要倒霉,这老头绝不是好打的”胸脯刺虎的小子领头对张策打来拳。 张策似乎是躲闪不及地挨了一拳,又挨一脚,张策没事一样,那打人的却自己抖路膊揉大腿地呲牙咧嘴,象是疼得忍不住地直转磨,再也打不出拳来了。他们之中有个人似乎看出啥门道了,喊道:“老家伙,有胆子下午咱们烧锅门口见!”又喊着几个打人的,匆匆地冲出人群走了,边走边嚷嚏:“找咱们老师张泽去1”中午饭后,张策和友人一齐来到烧锅门前,坐在石阶上等看。不一会儿,就见气势汹汹地来了一伙人,个个短打扮,手拿各式各样的家伙足有三十个。有人一指门前。“行!老家伙真有胆子!”!为喻非得在烧锅门前来会面?这帮人要在掌柜面前实卖劲让他看看,他们没白吃、白拿“烧锅”的。张策看这帮闲家的犬,可惜,可怜,又可叹。胸脯刺虎的的人走在最前边。往身后一指对张策说:“我师父张涌来了。杀鸡不用宰牛刀。你可知道,他是京东有名的大伙,风?老头,你的人哪?”张策坐着没动身,说:“就我一个,够使了。这是随我来看热闹的朋友!”那人又间:“你 的家化哪?”张策一举双手,又-抖说:“父母给的, 随身带着。 ”那人说:“你一个人,又没家伙,这不算我们欺侮你吗?”“不让你们担当欺人罪名,你来看,”说着张策立起,回身一弯腰,抢起右掌击向石阶,只听“啪嚓”一声,五尺长五寸厚的条石立刻分为两块,随着用手一抠一板,拿起一块,高高举过头顶说: “这家伙管用不?”这一来呀,在场人都傻眼了。张策的朋友“噌”地登上上马石,喊道:“这是真正的京东大侠,马神庙村的张策!”这一嗓子比下口令还有效,几十个人都扔下家伙,连他们的老师张泽都齐唰唰地跪在张策面前。张策扔掉石块说:“各位请起,学武人不能欺老凌弱,也不能趋炎附势,这是武林的风尚。以后我隔三差五的就到这一带走走,再有这等坏武林名声,坏我名声的事出现,本人将不再客气。”说完,拉起朋友,头也没回,走了。

六、降服洋力士

民国二十年左右,天津来了一个外国杂技团。大报小报每天介绍,海报贴满了津门。这个团每 天的压轴节目是大力士倒拉汽车。一辆汽车绕场开动大力士大叫一声跑到车后,一把拽住拴在车后的相绳,光车当时就不能前行,车轮子在原地干打转,老远。每次演完,观众都报以热烈掌声。西地而土被轮子甩起,扬出士又总是双手一摊, 用生硬的中国话说,而每次表演前,这大力“那位试试?”有双重意义,一是让人试试这车是真是假, 二把,他这话也没我劲大。你们中国人谁正在这时候张策来到天津,住在南市徒弟家。这天听到街上有铜鼓洋号吹奏。他和几个徒弟出门观看。原来这又是洋人杂技团由住处奔演出场,在行进中边炫耀边招引观众。穿著各式服装,拿着各种道具的洋男洋女,有骑马的,有骑车的敦城整齐齐又做气十足,最后边是一个高大粗壮的洋男人,个头足有七尺,身重不少于三百斤,络腮黄胡子,胸脯和露着的四肢都是黄毛毛,活象一头野黄牛。当时中国人把他们叫洋鬼子,所以这么叫是因为他们的怪模样,又因为他们给中国造成许多祸事。

张策在几个徒弟陪同下,买票进了演出场,什么洋女人表演,魔术玩艺,骑车、马...都没留神看,他们等的就是压轴节目。汽车发动,在场内兜了两圈之后,大力士出场,还是先麴躬后摊手一笑:“那位先试试?” 他想还和往常一样,没人来试,因此,说完就奔汽车追去。当他伸手要拽绳时,突然由观众群中即出一人,落到车后,伸右手一挡,说了声:“慢!”大力士和观众都愣神看,竟是一个中等身材的老头。“唉呀!”观众们乱哄哄地议论开了。多数人是为老头多事担心,怕惹怒洋人,招来祸事。天津这地方常有“青红帮”的爷们干这事,说不好,就砸你的场子,厨你的饭碗。而今天这老头又不象那种人。只见这老头 -抱学说:“久仰久仲我想试试图下的劲!”,“怎么!你想试试!?”业离译把双方向话沟通,大力士一点头,说了声,好1站自代年后解下组地,一端交给张策,嘴自己程 看,面对西站好,象是拔河的架式。翻译自任发令员和裁判。随着一声“开始”的口令,双方各大吼一声,同时前腿前、后腿马,身后你。观众立时鸦雀无声地暗暗为双方叫劲,都希望老头一东方大快一张策得胜,但又都为他这这把年纪捏着一把汗。相持将近一分钟了,双方都纹丝没动。忽见张策两臂往回屈,大力士随着向前一滑动,张策紧跟着又象收网一样,一把一 把地往怀里拽绳子,大力士随着绳子的拽动,往张策跟前一步、一 步地靠近,脚下划出深深的两道沟。张策再一抖绳,大力土险些来个大前裁,脚一甩动,两只鞋的底子被甩出老远。全场人看得清清楚楚,立时爆发出震天动地的掌声、叫好声。洋人当场服输并跪下拜张策为师。好多记者涌过来问这问那,在当天就出了许多“号外”,宣扬京东大侠力挫洋人大力士。洋力士确实拜张策为师了,并把这根绳子存起来当作纪念品。张策的大名也随着飞向了海外。讨柏单宝

七、张策过河挨打

北运河流过香河县南境,河东是双营村,河西是武清县的河西务。两村之间有摆渡船。距渡口十里八乡的人过河,不收船钱。因为每年秋后,使船人套上大车到各村去找村长,挨家按地亩数收钱或收粮食,做全年过河费用。不是当地人,过河都要当时给钱。这天,张策由天津回来,拉着驴要在双营登摆渡回马神庙老家。使船人向他伸手要过河钱,张策说:“我是 马神庙的,每年秋后我们都交过河粮。”使船的说:“我不认识你 !”张策说:“我常年在外, 所以你不认识我。几个铜子儿,我不值得骗你!”使船人说:“给钱↓给钱不给?别跟我这乱,你要是皮紧(找打)了,就言语声。”张策说:“过河还能花双份钱。 讲理不讲?”说着拉驴就上船,被使船人一横给挡住了:“没钱不让过!”“不让过我也要过。我家在河东啊!”这时由报渡房蹄出一个物小伙子,手米杉木棒喊着,“我就揍 你这非过河不可的!”抡起棒斜肩带背就向张策打来。张策右手拉驴,左手一甩一批,杉木棒“嘎巴”一声折成两做。 这情形,稍微有点心眼的人,都会罢手不打了。照!仨使船的却来个一齐上,拳脚并用地围着张策猛打。张策没还手,只是护着驴。正在这时,河东岸有人高举双手急急地向河西喊;“别打啦!你们的狗眼全略了。住手,这老头要是稍稍一还手,你们就得骨断筋折。弄不好,叫你们哏屁朝凉!”使船的往东一看,是自己村的村长。但人手停了,眼愣了,你看我,我看你。再看挨打的老头,就跟没事儿似的。真怪了,我们手脚生痛,老头却象石头桩一样。村长又喊:“你们打的是马神 庙的张策师父,是策爷,策爷呀!”这三人几乎同时叫了- -声妈,赶快向张策陪礼央求,求爷原谅。张策说:“我要 是不原谅你们,早就还手了。这要是碰上黑道的人呢,你们还不得连船带命一起玩完。 要是碰上有钱有势的,还不让你们蹲班房去!这是我禁打,要把那不禁打的打坏了,人家饶吗,不是打官司就是来报仇呀!”仨人齐说:“策爷说的对I策爷说的对!晚辈以后定注意改正!”“给钱的过河,真没钱呢,也得让人过,不让过就是劫道,就是缺德。”说者拉驴上了船。仁使船的手痛脚也疼,胳膊痛腿也终,撑船很不得力,张策过趣地说,,“你们打我使劲太大、太狠了,震得自身痛了吧!!”任人苦笑着,吃力地往东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