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心砚田·鞠占圃60岁甲子中国画作品展学术研讨会纪实(一)
来源: | 作者:靓涌轩 | 发布时间: 2023-07-16 | 262 次浏览 | 分享到:

6月26日“游心砚田·鞠占圃60岁甲子中国画作品展学术研讨会”,在一耕美术馆成功举办。本次展览展出鞠占圃先生近年创作的中国画作品两百余件,在以往15站全国巡回展览传统山水、花鸟和书法作品基础上,本次展览突出了以通州城市副中心大运河和潮白河两岸新水墨都市系列题材的创作,积极响应京津冀国家战略一体化示范区的建设,突出一个新时代艺术家的视野和担当。这批展览作品兼具传统性、学术性和时代性,值得深入关注和研究,今天特别举办专题学术研讨会对鞠占圃先生的艺术继续深入研讨梳理挖掘。希望通过对鞠占圃先生艺术个案的研究为新时代文化语境中的“中国画现当代发展转型”和“中国式的绘画体系”构建提供了参照,积极开拓中国画的新境界。研讨会由本次展览策展人、北京广彩瓷博物馆馆长、一耕美术馆执行馆长、燕郊文化艺术交流中心艺术馆馆长邢之先生主持,著名美术评论家、中国美术家协会理论委员会原副主任、《美术》杂志原主编王仲先生学术主持。


著名美术评论家、中国美术家协会理论委员会原副主任、《美术》杂志原主编 学术主持 / 王仲先生发言

鞠占圃先生的画展很成功,展览了十天,我认为鞠占圃的作品很值得研讨的,在展览的最后一天开研讨会很好,这样大家认识更加充分,更加深入。我认为宋庄的展览学术发展越来越好,质量越来越高,尤其是一耕美术馆的展览,我认为学术讨论的水平不断的在提高,非常好。学术研讨从两个方面的话题来探讨:第一,展览对象。学术研讨对象的艺术成就、艺术作品,看了之后对他的作品进行分析,对艺术内涵、表现形式、表现手法等多方面研究进行梳理,这是一个谈话的思路,谈话本身很有价值,一是帮助画家认识自己,二是可以对画家有进一步的了解。第二,研究对象作品中,无论从内容还是形式,都提出很多问题,这是中国画发展进程中需要研讨的问题,大家应更加的思考。从这两方面进行讨论。通过研讨、对研究对象的梳理,对研究对象所包含的普遍性问题,研究过程本身对你的发展肯定有好处。今天在座的每位画家都有各自的风格面貌,但是我们还能在鞠占圃的画前进行研讨和梳理,从中得到启发和收获,这是非常好的现象。一耕美术馆在一耕馆长和邢之的主持下,展览的学术和研讨质量越来越高,上次开幕式我谈了自己对鞠占圃艺术的一些看法,因为鞠占圃到我家里谈的时候,有一个字引起我很大的关注,就是“杂”,我从德国古典哲学联想起来两个层次,当时康德和黑格尔谈“杂”的时候,说它有两个层次:想象力、统觉,实际对画家来讲就是整体感。杂里面包含想象力和统觉,这是分析鞠占圃艺术的基本概括,他应该算是山水画家,但是他的画面是山水人物花鸟都在一起,打破了界限;另外从体裁上打破了时空和古今,唐代侍女也拉进来了,现代都市也穿插着,在形式上非常自由。当然主要是以线来构成后,面,线、墨、色充分按照自己的想象力,自由随机的组合形成一个意境,这是鞠占圃的特点,打破很多界限,相互融合来表达他对当今世界打破时空,对历史、对当今的认识,这个思路如果在文学里面来讲,从浪漫主义也好、从诗学角度也好,都是非常符合诗学的,很多都是意想不到的把它组合在一起,产生让你想不到的意境,所以鞠占圃也是诗人画家。他的画面构成每一张画也是一首诗,很有琢磨点,这是鞠占圃艺术的基本特点,无论从内容到形式等各个层面,都善于把它综合处理。我不多讲,简单重复一下开幕式对鞠占圃的意向,我想在座每位画家看到鞠占圃的画都有自己的想法,刚才邢之说了给大家的时间不多,一人五分钟,要求你们高度浓缩,把你对鞠占圃艺术的认识,以及鞠占圃艺术对你的启发高度浓缩和概括的表达出来。下面开始研讨。


中央美院客座教授、清华美院书画高研班导师 陈一耕先生发言

王仲老师好、鞠老师好、大家好!今天研讨会很隆重,人也很多。第一,鞠老师的作品值得我学习。第二,夸赞其他人是人才,鞠老师不仅是人才,更是天才、奇才,这个也值得我学习。第三,开幕式高朋满座,来了这么多朋友,这么多嘉宾,说明鞠老师的人缘好、人脉广,也值得我学习。对鞠老师60甲子大寿表示祝贺;对各位朋友到来表示衷心的感谢和热烈的欢迎,谢谢大家!


清华大学教授、导师 刘怀勇先生发言

尊敬的王仲老师下午好!鞠占圃的展览让大家聚在一起,研讨会有王仲老师做学术主持,大家可想而知它的高度在什么地方,今天看了一圈一个外人都没有,都是家人我也挺高兴,宋庄的艺术区不仅代表宋庄,它叫做中国宋庄,我说过很多次宋庄是一个艺术区,宋庄艺术区的画家来自全国各地,无形之中就代表全国,所以我们要不断地学习、进取和努力,包括我自己也是一样,这样才能跟上王老师的步伐,王老师在主持研讨会的时候,我们才不至于太尴尬。研讨会的高度来源于大家,所以我希望各位与我共勉,谢谢大家。

一、十年筑辉煌。鞠占圃先生大家都非常熟悉,我跟鞠占圃更熟悉,鞠占圃平时对我很尊重,我们像弟兄一样,无论在学术还是亲情上我们交流都比较多,他尊重我,我也非常尊重老弟,今年60岁,快进了我们养老院了,我在国家画院搞展览的时候,王仲老师跟我说,首先祝贺怀勇进入中年,在艺术的道路上鞠占圃也进入中年,但是他的创作还是朝气蓬勃,有年轻向上的劲头。十年筑就辉煌,我们看到鞠占圃来到宋庄一共16年,这16年的中,前面6年有一段时间是在基础学习、塑造,需要打基础一段时间,这十年大家可以看到鞠占圃一步一个脚印,画了很多画,参加了很多展览,在全国做巡回展,他的跨度很和进步都很大,大家都是有目共睹,我是由衷的钦佩和赞成,我给班里的学生也是在推荐这件事情。占圃这个展览又让我们耳目一新,整体又跨越一个高度,在原有青绿山水加历史人物的风格上,又加了城市山水,可以看到别出心裁,一种新的面貌,可喜可贺,可以说鞠占圃是我学习的榜样,我想也是大家学习的榜样。

二、有思想、有办法、有形式、有传统、有新意、有能力、有深度、有高度、有广度。有思想:鞠占圃是有思想的人,这点毋庸置疑,大家看鞠占圃温文尔雅,但他是很有思想的画家,一个人如果没有想法,只为了一张画、一个展览,或者在直播间卖画的话,那么不会走得远,这点很重要,所以大家要有想法,我有一把扇子上面写的是用点心吧。有办法:鞠占圃在传统绘画的基础上不管是画城市山水也好,画青绿山水加人物也好,在山水人物花鸟领域,都画得特别好,并且画得游刃有余。有形式:在黑白灰的关系上,在点彩的设计上,在形式的塑造和构成上画得都很协调,也很创新。有传统:鞠占圃的绘画还是来源于传统,在笔墨的塑造上追求形而上的塑造,并没有局限于像西方说创新的时候,苛刻追求物象真实的塑造,他还在强调笔墨,以神写形而不是以形写神。有新意:可以看到他的绘画有创新的精神和新的意趣。有能力:鞠占圃是一个很有能力的人,画了很多画,邢之给他做了很多场巡回展览,大家想60岁的人争什么往年,这点我要虚心向占圃学习。有深度:鞠占圃是有深入思考的,可以看到展厅的作品,在原有的基础上又拓展这种城市系列,尤其是展厅第二张画,里面黑白灰的关系,前面的人物就用淡墨勾了一下,黑白灰的关系都出来了,人物之间的表现关系也很好,把城市中当代人的急躁、急迫、躁动,包括有些休闲的东西,他都用画笔画出来了。我们知道淄博的烧烤火了,我们看鞠占圃画中也有烧烤,如何把这些东西组织到画面中去,能协调好是很难的事情,包括人物对比和数码,都极具现代意识,包括里面的颜色关系也很协调。创新很简单,协调很难。有高度:毋庸置疑,鞠占圃的绘画在当下北京所有的展览中,是天花板的,这是毋庸置疑的,大家想想这十年的发展,十年筑辉煌,鞠占圃的十年提升很大。有广度:山水人物花鸟都融为一体。大家可以共勉一个话题,不要把自己定义成山水画家、花鸟画家和人物画家,不要这么分科,这种分科只能是像文化改革一样越革越小,中国的绘画这么一分就不叫文化。

时间关系提几个问题:第一,中国画的艺术方向和文化方向在哪里?大家是不是今后都可以这么画?都可以这么创新?这个问题值得大家思考,文化方向和艺术方向是两个问题。第二,量的问题。我建议鞠占圃下一步把脚步停一下,再做一个深入的思考,画得慢一点思考一下,如何使绘画画得有中国传统绘画里面精妙的东西,能不能再拿出来让大家看到,我们看到中国形式通过画面关系,通过当代我们还能再品,中国传统绘画就梅兰竹菊,就那一个点、一个线我们可以慢慢细品。现在在中国美术馆60周年的展览上,在五楼我们可以看一上午不愿出来,看了八大的一幅翻来覆去看好几遍,就那几根线、河、杆,意义无穷,这是中国画最精妙、最传神、最传统的东西,我们是不是还需要保留它,大家还喜不喜欢雅玩它,这也是需要深入思考的问题。第三,繁与简的问题,大道至简,总体展览大家是不是都这么画,是不是还有追求简单的东西,大家是不是喜欢,所以占圃的画展是一种引领和启迪。第四,精妙与张力的问题,看占圃的绘画都具有当代艺术,当代艺术就强调张力,映入眼帘的首先是张力,那种精妙的东西我们是否需要,这点也值得大家思考。我们通过占圃的展览有所启发或者有所批评,这是北京宋庄艺术区的画家们,或者借本次研讨会,在中国画的学习和创作上给大家启发,我想这是研讨会和鞠占圃展览的重大意义所在。另外我强调一下,今天一看没有外人,另外占圃是我的好朋友,所以今天我多说了几个问题,把我的肺腑之言,在研讨会上开诚布公的说出来,希望占圃海涵。时间关系我不多说,谢谢大家!


中国大漠山水创作研究院院长 杨永家先生发言

王老师好,王老师坐在这儿使我们研讨会的规格提高到了一个高度。祝贺鞠老师个人的60岁花甲之年大展圆满成功,也预祝今天的研讨会圆满成功!鞠老师是我比较欣赏的在宋庄的画家之一,他本人的作品有鲜明的个性。每一张作品画面比较丰富、丰满,涉猎的内容比较多。刚才王老师讲的非常好的一点,他不能说确定为一个山水画家,花鸟、山水、人物都在一张画面上表现的非常到位。我觉得一个画家应该把他的作品体现出精神风貌和画面所表达的一种思想。除了表达的一种思想之外。他的好多画面都有故事,一张画里面就是一个故事,每一张作品都经过他深邃的思考。他的花鸟、人物、山水,综合到一个画面上,给我们一个美的享受。我觉得他这种表现形式,在目前中国画领域里边,这种形式还不多见。所以说,他有鲜明的个人风貌和独立思考的方式。鞠老师还是一个非常勤奋/勤劳的人,作为一位艺术家,他很勤奋。2021年秋天,我跟鞠老师一块儿走到了内蒙古阿拉善的额济纳,在胡杨林写生,鞠老师给我的印象很深,难以磨灭。为什么这么讲呢?我们在额济纳待了20多天,他非常勤奋,在写生期间不辞辛苦。写生的过程中,在研究一个画面的同时,在思考如何把它表示成一幅很美的画卷。他的这种勤奋也给他带来了很大的收获,每一张写生作品,都是从中要找出来,要想表达的或者是他想要的一种效果,我觉得鞠老师在这方面是下了功夫的。鞠老师的作品,不管是花鸟、山水、人物,他都有很深的探索、摸索,而且升华到一种更高的思想境界,表现出来的画面大家都看到了,不同于我们常人所表现的花鸟、山水。有的像连环画中的一个画面,表达了整个画面里面所包含的故事,让人看到了里面不管是古装人物还是现代人物,都有一个故事在里面,而且他的画面有很强的冲击力,有很好的张力,这种形式确实也不多见,所以一个成熟的画家,不管是花鸟、人物、山水,都能融合在一起,表达出来。我觉得他是一个非常成熟的画家。一个画家走到今天六十花甲,也在他成熟的道路上,摸爬滚打这么多年,走出了自己的人生之路、艺术之路。我们衷心祝贺鞠老师取得更好的成就,在艺术的道路上取得更加辉煌的成就。祝贺他,谢谢大家!


燕山大学教授、中国人民大学艺术学院张东升山水画工作室导师 张东升先生发言

“游心砚田”鞠占圃60岁甲子中国画作品展暨大红袍作品集首发仪式本月16日在北京一耕美术馆盛大举行,可喜可贺!今天受邀参加一耕美术馆举行的鞠占圃学术研讨会,非常感谢邢之团队给予我这次学习机会。首先引用鞠先生画集中自己的话:艺术家是独特的,即灵魂是不可复制的,笔墨属于技,绘画是靠笔墨体现技法创作。但有些靠拿别人的铠甲披在自己的身上,看似威武,实则无力。别人的灵魂拿不走,所以披着别人的铠甲的作品,是没有灵魂的,苍白而无力。鞠先生的作品大致分为几个系列,山水人物系列,唐风宋韵系列,花鸟系列,山水罗汉系列,当代都市系列,以及写生系列。从这一系列的作品创作中不难看出鞠先生是一位极具个性化的艺术家,他师从卢禹舜先生,但自己的作品里没有老师的痕迹,这是他的聪明和成功之处。孔子曰:“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鞠先生只所以能有今天的成就来自于对绘画的执着与热爱,而且做到那么纯粹。一草一木,一山一水都映射着画家的心态和情致。心中有诗足以慰风尘,鞠先生是位画家更是一位诗人,画里营造出的满是诗情画意。画以得其性情为妙的至高境界,尤其是他的山水系列更为突出,孔子讲:“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刘熙载说:“艺者,道之形也”。作为中国画哲学核心的道,不仅体现着中国画特有的本质,而且也是中国画形式美的内在依据,对于鞠先生的绘画作品来说“澄怀味象”“含道映物”“天人合一”人物与山水树木的完美融合,长笔直取,简约而不简单,概括而富内涵的笔墨呈现,现代式构成要素打破了时空界限和已有的传统程式。使画面入情入理。德行大道通天地,大道德行化古今,每一位画家求艺的过程,也是一种在修身立德,感受宇宙自然,体味社会人生,探索创造的过程,不断寻道,问道,体道,悟道,弘道的过程,鞠先生的作品在这里诠释的非常有心得,比如作品《桃花和雨更菲菲》《泉韵松韵风水声》《花林送新趣》《高树阴阴翠盖长》《春暖树交花》《偶然游历到桃源》《花柳无情各自春》《春风浩荡绿初齐》等等。鞠先生的艺术创作,坚持师法传统,思接千载,融铸百家。无论他的山水,花鸟,山水罗汉和都市风情,无论是即席应景的尺牍小品,还是思精体丕的宏篇之制,都充满着自己的个性语言,站在了与时俱进的视角和高度,整体把握和继承传统文化,理性思索,遵法而入,破法而出,找准自己绘画艺术的立足点,长线大墨,大点小点,突出长线短点的纵横交织和营造。鞠先生在自己的笔墨探索实践中,善于发现,捕捉和思考当下生活的反思和觉醒,充分运用传统笔墨中的虚实相生,刚柔并济,长线大墨的性情与心境的生发,尽情的抒发自己的情愫和感怀,表现出了一批宏观的现代都市题材和微观的昆虫鸟羽,和人物和山水相融合,纵向的横向的笔墨穿插,线与面的变通和交错,物种多样,视角开阔,难度之大,没有高质量的造艺支撑和独到的观察,认知,和表现手法是根本无法实现的,而在鞠先生的作品中把繁杂的内容进行了有序的结合,使整体与局部,现代与传统,繁和简,虚和实,黒和白等等的这些美学规律进行了大胆的梳理调配和对抗,敢于制造矛盾和解决矛盾,达到和谐而统一,又极付时代气息。这次展览的作品充分体现了鞠先生的文化坚守和文化自律自觉,一个21世纪的中青年画家的职责和担当,勇于探索和创新。通过展览形式与大家交流,反映出鞠先生作为中青年一代艺术家的佼佼者,心胸坦荡,难能可贵。通过自己传统和时代融合创新,笔墨为时代发声,我们有理由相信鞠先生通过这次展览之后会有新的探索和飞跃,60一甲子对于鞠先生来讲只是开始,我们期待甲子后的鞠先生会有更加新的突破和亮点。


人民大学艺术学院中国书画研修班导师 杜艳女士发言

大家好!祝贺鞠老师,谢谢邢馆长!很荣幸参加鞠老师游心砚田.甲子之寿中国画作品展,在这里谈一下对鞠老师作品的几点感受,与各位老师共同探讨和学习。鞠老师的作品大概分成三大体系,当然这三大体系中又蕴含很多小的不同,在这里因时间有限,只谈三类!第一是游心太玄系列,此系列是在画面中人文的添加,例如:高士,罗汉及不同的佛家人物,营造了一翻世外桃源的神仙境地,这点就跳脱了传统山水中山水水,小桥流水人家的所常画境,使山水的人文感怀更加浓郁。第二体系是鞠老师把唐宋一些经典人物作品的片断穿插进自己的山水其间,盛唐人物的丰腴华丽,和鞠老师笔墨的苍厚华茂,生机勃勃的气息相互辉映,竟让我想到齐白石的墨叶红花,体现了画家高度的绘画感知,看似不合理,但因为有了灵敏的绘画感觉,所以敢那么处理,形成了画面中的合理并别于常人的手法!第三个体系昆虫系列,不知道鞠老师在创作这个系列的时候,他的内心是什么状态,例如昆虫的饕餮系列,我看到的是暗合了当下人们在这个物质充斥的时代,被刺激的人们对物质无限的索取和追求,结果越追求越空虚,暂时的欢娱和得到后的空虚,而后的再索取,不正是鞠老师作品中那颗贪吃的虫子吗?!当然这批昆虫系列中也有偏唯美的小幅作品,画面唯美抒情,感受到鞠老师对微观世界的体察和关照。传统题材中也有草虫系列,但鞠老师笔下的草虫更具张力,色彩运用更大胆,做到了笔墨当随时代。第三系列是鞠老师的都市系列,鞠老师无论坐在车上或走在哪里会拍照,问他这么平平无奇的景物有啥可拍,等看到他的都市系列创作,画面中的小堡文化广场,798艺术园,魅力北京,宋庄印象!噢,这就是活在当下,尊重当下,表现当下的一位画家。也许多少年后,随着岁月的更迭,这种现实意义的创作作品才有其存在的价值,例如<清明上河图>。而且能把传统笔墨一下跳跃到都市元素的创作,特别考验画家的笔墨的转换能力和画面的把控能力,因为中国画有属于中国画的审美,大家在看到这批作品时都应颇深感触。刚才刘怀勇老师说到画面繁和简的问题,我认为画家的创作要跟着心性走,才会有生命力才会走的长远,适合别人的不一定适合自己,正因如此才有了王蒙山水的繁,倪瓒山水的简。另外跟鞠老师接触的比较久,我还有一个特别欣赏鞠老师的点,鞠老师对当下书画市场的态度,也是值得大家学习的,因为现在的书画市场,从线下走到线上,形式变了对画家来说也是冲击,而每个画家怎么接受和应对,鞠老师市场的成功也是值得大家学习借鉴的。最后祝鞠老师画展圆满成功,生日快乐!谢谢大家!


鞠占圃先生致辞答谢

谢谢,说句实话,这个展览我特别感动,感动大家对我的支持,感谢邢之团队一直以来不断的做这些方面的工作,展览到今天可能就结束了,但是对于大家的支持,我给你们鞠一躬,谢谢你们!

大家都在宋庄,我的状态多少年来出门的机会不太多,有很多先生也好,朋友也好,我基本上不太串门,一直在家里画自己的画,可能很多做的不足、做的不到的地方非常多。借此机会给大家说一说,请大家多多包涵,谢谢你们!

展览开幕式花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