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心砚田·鞠占圃60岁甲子中国画作品展学术研讨会纪实(三)
来源: | 作者:靓涌轩 | 发布时间: 2023-07-26 | 219 次浏览 | 分享到:

 6月26日“游心砚田·鞠占圃60岁甲子中国画作品展学术研讨会”,在一耕美术馆成功举办。本次展览展出鞠占圃先生近年创作的中国画作品两百余件,在以往15站全国巡回展览传统山水、花鸟和书法作品基础上,本次展览突出了以通州城市副中心大运河和潮白河两岸新水墨都市系列题材的创作,积极响应京津冀国家战略一体化示范区的建设,突出一个新时代艺术家的视野和担当。这批展览作品兼具传统性、学术性和时代性,值得深入关注和研究,今天特别举办专题学术研讨会对鞠占圃先生的艺术继续深入研讨梳理挖掘。希望通过对鞠占圃先生艺术个案的研究为新时代文化语境中的“中国画现当代发展转型”和“中国式的绘画体系”构建提供了参照,积极开拓中国画的新境界。研讨会由本次展览策展人、北京广彩瓷博物馆馆长、一耕美术馆执行馆长、燕郊文化艺术交流中心艺术馆馆长邢之先生主持,著名美术评论家、中国美术家协会理论委员会原副主任、《美术》杂志原主编王仲先生学术主持。


中国山水画创作院院长 孙本见先生发言

前面的朋友说得很丰富和详细,鞠老师画面的学术关系、黑白关系,风格面貌都很有高度。我简单的讲几点。第一个点,他心里很年轻,一方面他的作品还是不断扩张,从细线条到大笔处,从密密麻麻到很舒朗,他的风格不断往外扩,现代都市题材把大虫子、小虫子扩大十几倍的画,古人没有这么画的,当今人还没有,所以你的胆子很大,这个胆子大说明你年轻,现在60岁正是年轻的时候,不断往里面拿,拿了一车还要再拿一车,让别人没有办法活了,这里提出批评,今后不能这么拿。第二点,鞠老师的为人、做事我们都不用说了。开幕式那天人满为患,挤不动,就是验证。第三点,鞠老师学术的高度与市场融合对接,也是最完美的一个,这是让我们去羡慕、去向往,但是很难做到。我跟他还有一点点相通的地方,都敢乱画,山水、花鸟、人物也不太分,这可能跟他有一点相通的地方,平时交往、交流也比较多,他对我的画提出好多的要求。但是,很难做到。他用笔的这种泼辣味道我是做不到的。时间关系,祝鞠老师98岁的时候那个喜事顺利进行,我们已经准备好了,谢谢大家。


首都博物馆画院副院长 何三宝先生发言

大家好!我今天参加这个研讨会非常高兴,本来也是写了不少,简单说几句。鞠老师是一个比较用心的人,他画了唐风宋韵系列,里面把唐朝人物画的很精细,他把宋朝的山水人物结合起来,画得非常到位。所以,他是做事比较认真、比较用心的人。作品系列也非常多,不管是现代建筑物、人物、花鸟,可以说他画的作品绝对是有自己个人的语言符号,是一个全能画家。在此,我也是来学习的,祝贺鞠老师这次画展圆满成功!谢谢。


中国人民大学艺术学院研修班导师 郜凌民先生发言

谢谢大家。首先讲一下,我是先看到鞠老师的画以后,认识了他这个人。我专门去拜访过他,我对他的印象刚开始觉得他是一个画家,但是他的身材那么高、壮,应该是画大写意画。但是,我发现他画得很细腻,画那些小的东西能画得那么到位。我跟他也谈过几次用墨的问题,他可以把墨用得很深、很深。这种画法在过去很多,比如说齐白石画黑叶红花,叶子全画成黑的。这个问题我问过几位老师,有一位老师提到,那些苏式彩绘,上面很多花卉都采用了黑叶红花,他的颜色不管是多么鲜艳,与墨相碰撞以后,显得会更美、更稳重。所以,我看到了鞠老师画的这些花卉、人物、花鸟,他这个墨用得确实是好。其实在用墨上面,我深有体会。淡墨好用,包括这些大展上,很多人都画淡墨,但是很少有用浓墨,因为浓墨确实是最难用的。你要浓到哪个程度,自己能不能控制好,很难。鞠老师已经把这些浓淡干湿完全用活了,而且有他的思想、路子、构成,这一点在当今画展上真正能做到的人并不多。古人用墨大多数都是研墨用,墨用得再浓和我们现在用的还是有一些差别,而我们现在用的墨里面化学成分和墨的成分在一些地方,已经远远超过了古人所用墨的那个浓度、黑度,鞠老师他掌握的很好,这一点是应该向他学习。谢谢大家!


荣宝斋画院大写意花鸟画工作室导师 于世林先生发言

观鞠占圃先生画作,首先气韵和禅意加文人特有的静气,这是当下一直在纯粹艺术道路上执着的践行者,首先对禅意玄学深悟致极。心游万物,道法自然。他开拓了中国画从传统到当代的一种从观念和表现的一种转换,包括笔墨形式和表现方式。他是用自己对绘画的理解诠释中国画的本真,他的画是在中国画传统绘画的基础上写出他多年来对中国画的理解和新生。师法自然,源于自然,高于自然,这是占圃先生在画作中给我传递的信息,艺术需要纯粹。但这种纯粹是建立在一位画家多少年的积淀。才能凝练初一种属于自己对中国画的语言,这是最难能可贵之处,既能继承传统又会打破传统,形成自己对绘画的认知的一种个人语言符号,有自己的想法和办法,形成自己的艺术风格。难能可贵。请盛大夫有言:画有三到,理也、气也、趣也,在占圃先生画作中能充分体现出平中求奇,虚实相生,留白的当,设色高华,用墨精彩,对画面把控繁而有序。只写诗情画境。格超物外,其笔意超古。又不失时代气息。故的自然造化之玄机也。鞠占圃先生集山水人物花鸟于一体。汲儒释道之传统文化为己所用。实乃难能可贵,其画作既有古意又具新意,由妙处入神,无俗气,有静气。法古气创齐气,其山水花鸟人物的完美结合能充分证明鞠占圃先生这么多年对古为今用,中西结合的绘画理念的深刻理解与运用。也是占圃先生综合修养和文化底蕴的一种体现。其画作打破时间与空间的概念,大巧若拙、归朴返真,意趣高妙,纵其性灵,集儒释道哲学于绘画之中。师古不泥,用其自己的笔墨语言及绘画理念。从宏观及微观开拓出属于自己的语言符号及审美观念。真正做到了笔墨当随时代。


聊城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 孙良利先生发言

与占圃兄认识已经有16年的时间。这次展出的作品都已仔细看过,大红袍画册中的作品也仔细看过,其中的文字也都仔细读过。再就是展览开幕前和展览开幕后,与占圃兄做了两次深夜畅谈。现把我对占圃兄的艺术感悟谈几点我的看法。1.这几天,俄罗斯瓦格纳雇佣军上了热搜,引起全世界的关注。人们原以为的战斗英雄部队突然调转枪口向莫斯科杀来,在接受了谈判条件之后又迅速撤回营地。雇佣军,说白了,谁给钱为谁卖命,没有政治理想,没有灵魂。这就是说,一支没有灵魂的军队,是不可能战胜敌人的,甚者反受其害。画,也是这样,没有灵魂的绘画也是不能感人的。而绘画的灵魂就是意境。李可染先生说,意境是绘画的灵魂。反观占圃兄的绘画,是有意境的,是有灵魂的。而这意境、灵魂的赋予者,正是占圃兄自己。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当下,占圃兄以自己深厚的学养、丰富的实践,以传承中国传统文脉及美学为己任,放眼世界,立古出新,赋予了笔下作品既属于中国的、也属于时代的崭新意境,难能可贵!2.由个性化的思维,创造了个性化的绘画语言。一个画家如果没有形成个性化的绘画语言,是一个不成熟的画家。所谓个性化语言,也就是辨识度问题。把落款遮住,甚至撕成碎片,都能看得出是谁的作品,这就是辨识度高。也就是说既不同于古人,也不同于别人,独属于自己。董其昌在《画禅室随笔》中论及寻找自我风格时引用了一个禅宗公案,说什么是一个房间的本质,“光还日月,暗还虚空,不汝还者,非汝其谁”。也就是说把光明还给日月,黑暗还给虚空,没有什么可还的了,就是房间的本真。占圃兄在几十年的学习、创作、研究实践中,正是把在古人、老师、别人处学到的东西都一一还了回去,剩下的就是赤条条的自己。画面上的每一笔一墨,都是自心真性情的流露。正是画为心迹,画如其人。情真才意切,情真才感人!这一点,占圃兄做到了。在几十年的绘画实践中,占圃兄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图式、造型、笔墨个性。3.独特的视角。中国的传统艺术中,自古就有“移情”一说。好多寓言故事就是站在不同的人、不同的物的角度看问题、发悠思。占圃兄强化了这一点、放大了这一点。他的《七彩精灵系列》是这方面的典型。作者站在昆虫的角度,用昆虫的眼睛来看世界,啊,这世界竟如此缤纷、如此热闹……庄子有“子非鱼,安知鱼之乐?”之问。佛家有言“众生皆具佛性”,昆虫岂能不知世间冷暖!再者,中国传统花鸟画,一般情况下,花鸟草虫画到画面上基本与实际大小差不多,也符合人们的欣赏习惯。占圃兄脑洞大开,把昆虫放大了无数倍,所造成的视觉效果、视觉震撼力是巨大的。这或许是受何家英先生的影响。何家英给学生们上课时播放唐代人物画的幻灯片,当放大的影像投影到屏幕上时,何家英先生自己就被震撼了,所以,才有了和真人大小差不多的《十九秋》及后来系列作品,开辟了一个时代。要知道唐宋时期画中的人物,大的也不过十几二十几公分。何家英先生之前的工笔人物画家笔下人物也不大。何家英开了先河。在花鸟画方面,把昆虫画得这么大,占圃兄开了先河!4.技道双修,由道统技。吴冠中先生曾说“脱离具体画面来讨论笔墨等于零”,张仃先生说“守住笔墨的底线”,吾师贾又福先生说“笔墨从心”,从不同的角度阐述了笔墨与意境、技与道的辩证关系。象由心生,法由心生,直心即道。所以,占圃兄与我聊天,很少谈技法层面的东西,而谈的更多的,是对生活、艺术、人生、社会的感悟和理解,是形而上的东西。只有当意识、认识、思想上去了,那么,无论用什么样的技法、工具、材料,只要那把所思所想有效地、完整地表达出来,都是好的技法,好的手段。技法为表达思想服务,而不能为技法而技法。所以,占圃兄作画,一旦立意已定,绘毫泼墨,不择手段,毛笔、排笔、排刷、中国画染料、水彩、水粉、丙烯……无所不用其极,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最后效果,是否达到了所思所想。以上是我的几点粗浅认识,不当之处,还望各位老师批评指正!谢谢!


文化部民族艺术研究院执行导师 沈青女士发言

鞠占圃先生是一位综合能力非常强的优秀艺术家。一位优秀的画家奋斗一生,就是要创造出一套自己的笔墨语言,自己的语言体系,题材不重要,画什么也不重要,重要的是怎么画,如何画的好。我观鞠占圃先生的作品分为几个系列,有山水罗汉系列,唐风宋韵系列,花卉小鸟系列,昆虫系列和现代抽象艺术语言的画作。但不管他的哪种系列的作品,在表现手法上是一个理念精神,一个美学思想,都有了他自己的辨识度。从他的画面看,立足传统,通过画面结构,通过他独特的笔墨语言,通过用笔的特点,来展现一种文化的感知,展现一种精神指向,他的作品是随着他的性情,随着心性而感发的,而这种感发有着对传统文化的积累,有着对时代人文的弘扬,并且注重笔墨的趣味性,这是他独特的画面风格。你看他的画面,似乎恣意率性,但一笔一墨,一丘一壑,一花一木,并不是随意而为,也不是完全描摹自然,而是对生活的感悟,是他在生活中积蓄了丰富的情感,用笔墨把所看到的和感悟到的,通过构图,取势,和谐统一地汇聚在一起,来表达自己的独特的思想感情及情怀,从画面能看出鞠占圃先生的精神风骨和人格。好,再一次祝贺鞠占圃先生获得的艺术上的成就。祝愿鞠占圃先生继续努力,细心观察生活,静心思考人生,不断挖掘出时代的真,善,美。


鞠占圃先生致辞答谢

谢谢,说句实话,这个展览我特别感动,感动大家对我的支持,感谢邢之团队一直以来不断的做这些方面的工作,展览到今天可能就结束了,但是对于大家的支持,我给你们鞠一躬,谢谢你们!

大家都在宋庄,我的状态多少年来出门的机会不太多,有很多先生也好,朋友也好,我基本上不太串门,一直在家里画自己的画,可能很多做的不足、做的不到的地方非常多。借此机会给大家说一说,请大家多多包涵,谢谢你们!